推荐文章 > 胸中丘壑 太行情怀------焦墨山水创作随笔

胸中丘壑 太行情怀------焦墨山水创作随笔

                                                                                  

山水乃大物

 

   “山水乃大物”(宗白桦语)大自然的博大与不息的生机,对于人的有限认识来说是无限的,陶冶了人的情操,扩展了人的胸境。人们对自然的表现是以抒发自己的情思,将自己对自然感悟后得到的意境表达,结合在相应的绘画形式之中。这就是中国山水画的最大艺术特色。

    南朝宋画家宗炳的《画山水序》认为:作为一种超越社会现实的艺术人生精神作为核心,山水的自然美是由于体现了大自然的精神(趣灵·媚道),即物质的存在与变化的普通法则所体现出的无穷生机与运动不止的精神。在庄子的美学思想中是以天地(自然)之美为大美、至美,这是相对高于世俗的声色味等美感而言的。所以山水的自然美能给予仁者以启迪,而为智者所乐。已经具备了源于自然真实,又超越自然现实的艺术品质。正是这种品质使它具备了作为绘画艺术所不可缺少的条件,奠定了中国山水画一千多年来的发展基础。

    从宗炳的《画山水序》中,能看到南北朝时代的作品内容与具体表现手法,是作者对诸如:庐山、衡山、荆山、巫山一类名山的追忆。进行“画象布色,构兹云岭”。即是根据记忆而表现的创作。从王微的《叙画》中,又能看到当时的作者运用拟人化的浪漫想象力,对自然山水洞以情感追求的生动表现,以及运用构成变化的表现技巧如:“媚额颊辅,若晏笑兮;孤岩郁秀,若吐云兮;横变纵化,故动生焉。”他的作品中亦重视点景,如:“宫观舟车,器以类聚,犬马禽鱼,物以状兮”。画面的塑造特色,难怪唐张彦远论述为“魏晋已降……其画山水,则群峰之势,若细饰犀栉,或水不容泛,或人大于山……列植入状,则若伸臂布指”。

  五代至北宋,山水画的表现形式主要是水墨。在北方,以荆浩及弟子关仝为代表形成了北方画派;在南方,则以董源及弟子僧巨然为代表形成了南方画派。在北方荆浩因战乱时局而隐居于山西太行洪谷。他重视写生,常携笔墨于山中直接感应写照。其《笔法记》即载有探幽体察的记叙,仅各态的松就写有数万本(株)。可见大自然之魅力。

 

我的太行情结

    我生长在太行山的怀抱。

  太行山又名五行山、王母山、女娲山。中国东部地区的重要山脉和地理分界线。耸于北京、河北、山西、河南4省、市间。北起北京西山,南达豫北黄河北崖,西接山西高原,东临华北平原,绵延400余公里. 

  太行山山势东陡西缓,西翼连接山西高原,东翼由中山、低山、丘陵过渡到平原。山中多雄关,著名的有位于河北的紫荆关,山西的娘子关、虹梯关、壶关、天井关等。山西高原的河流经太行山流入华北平原,流曲深澈,峡谷毗连,多瀑布湍流。河谷及山前地带多泉水,以娘子关泉为最大。河谷两崖有多层溶洞,著名的有陵川的黄围洞、晋城的黄龙油、黎城的黄崖洞和北京房山的云水洞等。在太行山深山区河北赞皇县,有世界最大的天然回音壁。著名的河北易县狼牙山亦为中国北方地区典型的喀斯特山地。  

  太行山是中华民族的祖先最早活动地区之一,著名的北京猿人、许家窑人就生活在山麓地带. 太行山风光旖旎,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资源十分丰富。有绿浪滔天的林海,刀削斧劈的悬崖,千姿百态的山石,如练似银的瀑布,碧波荡漾的深潭,雄奇壮丽的庙宇,引人入胜的溶洞,令人神往的传说。景点有实有虚,有明有暗,有光有色,有奇有险,巧夺天工,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珠联壁合,相映成趣。

  身处太行。其山水、人物、树木、村舍、河流无不以色泽、氛围、情韵交相融合,呈现一种空蒙绰约得艺术风韵。 那苍苍的松树、山中的溪流、峻峭的山崖的背后无不包孕着心情和灵魂的深度,这一切的耳濡目染促使我拿起画笔,为了表现的欲望。在宇宙天地、山川河流的讴歌中,领略了造化无极的似觉非觉、冲和澹荡之快,也窥见了心灵深处在艺术创造中体物构思的精微,让着实让自己在其创造的艺术图景中获得绝妙体验。神思的进程得以连贯展开,心灵之声得到自由抒发。

 

意象化的符号

     艺术形式的形式是受地域特点和自然环境影响的,南方气候湿润,景色秀美,烟云缭绕,其山水画多为水墨淋漓,色彩润泽,烟波浩渺。而北方高山峻岭,旷达辽阔,苍茫壮观,其山厚重浓郁,其石坚定深沉,其景苍凉悲壮。选择焦墨创作更能体现其个性精神,这是一种“环境”影响所至。

  艺术营养的吸收,不排除其它画种的影响,多元化的文化背景,多样性的美术创作格局之中,古典与现代的渗透,中西画法的相互结合。使得艺术表现愈发丰富多彩。但无论何种画法,焦墨也好,泼彩也罢,这只是形式,这种外化的相貌只能说明作者本人的捕捉事物本质的技巧,而实质则是追求一种潜在的“精神”,正所谓“师法造化,中得心源”是也。

  笔墨是中国画创作的基础形态概念。“知白守黑”也正是由于墨的力量与延展。黄宾虹老先生曾言:“自古以画传世者,代不乏人。笔者、墨者、亲法三者为要;未有无笔、无墨者而徒袭亲法能克处独立,重之久远者也。“墨和宣纸接触的刹那间那种千变万化的痕迹带着创作者无限的思绪展开瑕想的空间。表现的是人类拥有的共同精神。

  北方沟壑疏林,层面峡谷的地貌环境,环境与古诗中的“风潇潇兮易水寒”悲壮之美,这种感受不是一般固定皱法能以表达的。探索苍润的用笔,写景中有造境用以抒发心中之古行至境。焦墨是墨色的极致,虽凝重干枯但苍中有润能表现苍劲厚重的客体。我选择了焦墨,所表现的画面是对北方山体的整体印象。

 

直抒胸臆 展其心源

  在中国画的表现方面,我推崇讴歌天人合一的放达情怀和醉心于辽阔无垠之大美的隽永风度,从不同的角度表现令人沉吟不已的美感取向、精神涵蕴和人生意趣。使其成为时代精神的外化,凝聚当代人自信而豪迈的精神本质和性格特征。这是当代美术作品的基本功能。不论他对山川江河的吟咏,还是对古代诗情的回味;无论是幽深静寂的境界创造,还是壮阔空间的沉雄表达,都给人以身世悠悠、春水东流、万山葱茏、无边无际、充满思索,活力弥漫之感;时间的悠长和空间的辽阔容铸了“瞻万物而思纷”的画面,并使已经产生“包蕴密致”之意绪,从而以变化无方,意象重迭给人以含蕴之深和浮想之广的无限遐想。 

思想与理性思维是画家的重要工具。八百里太行那起伏的峰峦,使你想到洪荒世界的博大与无垠;一束清泉中山涧荡漾,旭日初升,漆黑的山脊上人与牛的剪影在移动,令人感到到生命的律动;阳光下微风掀起夏日的丛林绿浪,让你感悟到天之四时的节奏。历史和人类早已公认艺术家是美的创造者,大自然让我们感动至深,往往不能自己。此时,作品定有一种颇具灵性的“真气”在流荡,它正与观赏者的审美理想达到“心印”、“溶汇”而产生共鸣。我亦崇尚放追求“天真烂漫”,忘掉成法的束缚。为了表现全新的境界去寻找抑或是创造一种美妙的艺术语言。

  我能奉献的是一个虔诚艺徒的内心独白,那是纯朴的内心体验和真情流露。我希望听到回音,一如我喜欢太行。

  中国画发展必将面临一场真正意义的变革,所有传统的定义、程式、技法、语汇等等都将被打破。绘画艺术必将以全新的形式来得以发展,艺术将向人们展示的是人类精神、情感、哲思、艺术家个人的心悟和想象,让人们感受它的生命形式和艺术的真谛。 

  哲思、艺术家个人的心悟和想象,让人们感受它的生命形式和艺术的真谛。 

  

                                                                                                                   河北大学 杨文会

   

                                                                                                                   庚寅年孟冬于紫圆

      

 

首页 | 网站介绍 | 艺术分类 | 名家推荐 | 名作欣赏 | 视频专区 | 润格评估 | 艺术资讯
主办 :北京博艺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中国名家艺术品展销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电话 : 13269323173  QQ : 1463718445  维护  京ICP备13008517号-2